欢迎光临E逸家网!

抓捕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7-06 09:55)

  世事匆忙。我们已经追踪李永琪很久了。
  今天的科技手段给抓捕工作提供了有利条件,只要有监控视频,逃犯进入监控视野,踪迹就会自动呈现在警方掌握之中。虽然如此,时隐时现的李永琪还是让警方愤怒。从出事立案、检方批捕到追踪各地,时间足足过去三个月。
  三个月前,在阳安市胜利区某KTV,李永琪等与人发生纠纷,将一个当地青年打成重伤后逃匿,因涉嫌故意伤害被警方网上追逃。据被抓的其他同犯交代,被打青年浑身是血倒地不醒,李永琪以为他被打死了。
  胜利区是阳安市经济重镇,第三产业发达,繁华的娱乐场所难免有人打架斗殴。按理说,李永琪事件算不了大案,只因被打青年是当地知名企业家的儿子,从而被列为阳安市重点督查的专案。我是胜利分局刑警队长,专案顺理成章地落到我头上。另据目击者口供,实际上,被打青年是先挑衅李永琪,才遭到李的狠狠教训。
  不管怎样,李永琪重伤他人之后逃跑。其间,外地警方数次向阳安通报发现李永琪行踪。我们赶去,虽然有当地警方配合,还是次次空返。
  这一次,山唐县警方通报发现李永琪行踪,我们当即准备抓捕。临行,分局领导叮嘱我:张队你是李永琪专案具体负责人,无论如何要将他缉拿归案!我默然点头。
  每次抓捕,我都提醒同行的年轻刑警小王:李永琪曾在机动部队特务连服役,还参加过侦察兵集训,身手了得,侦察和反侦察能力强,五公里奔跑达到运动员水准。小王问我:张队您是部队转业的,听说您以前也在特务连?我不回答,再次提醒:李永琪退役后在阳安当保安,还经常去武馆做兼职散打教练,要当心!
  我们匆忙赶到山唐县。当地警方告知,李永琪家在某街某号,父母妻女住在这里。我心说,这家伙够狡猾,三个月才潜回老家看望亲人。小王提议去他家抓捕,被我制止:别打草惊蛇!我们在他家对面旅馆住下, 24小时不间断轮流密切监控。
  当地视频警察再次通知,是第三天傍晚。穿着风衣的李永琪,带着父母牵着妻女从家里出来。小王骂“狗日的啥时候进的家”,掏枪欲冲,被我摁住:他要是跑,你追不上!
  娇俏的小女孩不过十岁。我突然想到我女儿,心里莫名痛了一下。
  我们尾随李永琪一家,穿过一条小街,进了一家酒楼,目睹他們入了包房。小王有些兴奋,“房间抓最好,想跑都没出口。”被我摁住。小王问为什么?我拉下脸:闭嘴!我在刑侦线干了十年,是新手小王的师傅我的话,他得听。
  我们在大厅一角点了两道小菜。吃完,我在点餐纸上写了几句话递给前台,指着李永琪的包间:他们埋单时请转交李先生。那之后,我们再次尾随吃完饭的李永琪一家往回走。路上,小王几次拔枪又想前冲,都被我摁住。我的无声动作就是命令,不解释,也要听。
  回到家门前,李永琪跟大人耳语几句,蹲下抱着女儿,说爸爸战友过来接了,我要跟他们去上班。女儿撒着娇闹:您才回来怎么又走?李永琪亲了女儿,“对不起,那边事急呢。”站在门口,将家人送入屋里,反手关门。我在不远处紧握枪柄,手心冒汗。
  黑暗笼罩小街,李永琪朝着我们大步走来,如同夜行的侠客。小王持枪低喝,“蹲下,举起手。”将手铐咔嚓卡在李永琪腕上。我脱掉上衣遮住李永琪的手腕:走吧!
  我们不费吹灰之力,千里将李永琪抓捕归案。专案告破后,小王好奇地问我:张队,当时您给李永琪写了啥,让他乖乖就擒?我找张便笺写下同样的字。小王接过去,轻轻地读:
  永琪:你没犯死罪,被打青年不但活着,还有目击者证明,就是他先肇的事!等你陪家人吃完饭,跟我回去归案。老排长:张桂恩
  小王读完我的纸条,自以为大彻大悟:怪不得听您的话,原来张队是他老排长!我没有回答,掏出香烟点上。烟雾缭绕间,我目光迷离地看见李永琪的女儿。
  (杨瑞芳摘自《羊城晚报》 图/槿喑)

版权保护: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: meiwen/690.html

上一篇:比的艺术 下一篇:包容心与乐观心
网站主人soyouso
理工男,无聊上班族。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,阅读中医古籍,在家看电影大片。线上购物,线下取快递,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。
  • 最新文章

  • 生命之歌 生命之歌 2020-08-13
  • 诗六首 诗六首 2020-08-13
  • 热门文章

  • 卖书 卖书 2020-06-09
  •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-06-09